2019.01.17

上博的一天
累兮兮
一个人逛倒也乐在其中 想停留多久就多久
赶回来上海霞老师的课 她真是萌萌哒
但她讲底层文学的一些观点确实值得我们思考 爱情、诗与现实的距离,以及如何产生。
后天回家啦 啦啦啦啦啦

2019.01.16

1h慢跑 做到了 很累 但今晚应该能睡得很好了吧

夜晚的清冷是意想不到的

明朝会 上博

2019.01.14

迫切
想要
回家

回家没几天应该就想回学校
打脸的就是自己

昨晚不戴耳塞睡实验宣告失败
一点还在翻来覆去
妥协吧

补诗九—反光

抬头
时限没剩多久的白炽灯


四射
玻璃窗外
是黑不是黑
是青黛色的云空
可还见反光
我在四季的灯影里
看见你
反光的眼
毒蛇逶迤而来

咝咝
咝咝

它舔舐你的眼
反光的眼
红眼
花眼

倒下吧
没一句真话的人类

2019.01.13

看完了蒙文通的文章 心稍安 任务没完成前总是心虚的 看这些文章还蛮有意思 文人有气性 藏不住什么心思爱憎分明得很 蒙猛夸老师廖平 又不止一次地批魏源和龚自珍,还说是太痛惜 近代文献不好读 看看这些带有脾性的话也算是一种乐趣 苦中作作乐了

那些访谈尽是些意识形态的东西 一个熟悉却令人讨厌的话语系统  一些空洞却让一些人兴奋的能指 我这样看其实也不对 哎

八点半图书馆外闻到的气息与家窗外深夜的气息很相似 有些惊喜 想回家 想姆妈做的热饭菜 想徐大胆 想窝在床上看书 想回家做仰卧起坐 想看看门口茶花有还无
那么 爱一个人到何种程度 才会愿意离开这样爱着的家和家乡去异地重新生活呢

窗外的灯火让我...

2019.01.12

疲极累极
这个项目太鸡肋了 队员不积极 话题敏感 简直下不去手
和爸聊了一下 他也给了些建议 也挺好
加油吧
晚安
诗九—明天写

2019.01.11

没想到还是和以前寝室的“大仙”一个样
实在影响心情
不对不对
不能和她计较 没必要
生闷气
忍住了
那么下回呢 下下回呢 下下下回也忍?!
外放音乐是什么原因?人前通情达理的人呢?这样的人真是考验我的耐性。从没想到这三年又会遇到这样的人,我以为的摆脱不过是又一次循环罢了。

诗八—眉梢带雪
解开面孔里的密码
流淌在今夜黄浦江里的水将一展眉梢
飞奔入海口
入海口也笑了
那砰然作响的涛声紧箍额头
飞花的白江水的黄
是鼎中沃汤
也是镜中人颜
黄浦江
你的眉梢带雪
你的水将一展眉梢

2019.01.10
图书馆七楼靠窗的位置真好 至少冬天都会在那儿了
这两天和枫枫一起肝论文 这种感觉真好 我们都一样 在没写好前失眠焦虑 写完后才能睡得安稳
论文写好中午回来真是走路都带笑,所以有时候我也想我这样的人适合做学术吗?姆妈担心我身体吃不消,之前我觉得不过小事,但现在想想主要还是精神上的,能承受住吗?
刚才偶然在学校招毕网上看到自己约莫毕业前交给王的文章,但是他说得第三人称写,也因此现在我第一眼看竟是个别人的故事,有些感人的很真诚的故事。现在的我去写,肯定写不出来那样的话了,因为事情一旦过去那种感觉那种心境也就不复存在了。那时的我才最可爱了吧,呵呵。

明日得整理一下待看书目和剧目,晚安🌙。...

2019.01.09

今天才知道古董局中局拍成了电视剧,许愿是夏雨扮演的,嗯,不得不说夏雨的形象似乎是最契合许愿的,似乎印象里就该是夏雨。

运动完顺便去了超市,没戴眼镜,超市也没什么人,东西找不着,其实有些无措。问了好几位工作人员才找到物品,真是感谢。👓、📱&🔑配齐了出门就不会慌张无措吧。

到今天我才肯定自己此前的猜想。明了了也好,不算晚。

诗六—无题

倒在血泊中的阿伽门农
是否会闪过
那样的一瞬间
没有征斗
没有挑战
没有复仇
身躯庞大的阿伽门农啊
你可曾后悔

待补

2019.01.08

你也不过如此
虚与委蛇

诗五—致怯懦且虚伪者们

人躲在蛋壳里吧
哪怕仅有一次破裂的机会

待到天光重现时
依然是个油头粉面的人物呐

人藏在屏幕后吧
哪怕有无数回打碎的机会

待到停电尖叫时
依然是副行尸走肉的躯壳呐

2018.01.07

USAC面试
看到面试员时真想撤
想想刮风下雨都来了还是结束再走
尬聊
也觉得自己很棒了,至少在尝试做一些此前未做过的事情。

诗四—面纱

戴着乌黑面纱是你
安静的模样
你触手采撷的丁香
是我早年播撒的种子
掀开乌黑面纱是你
狡黠的模样
你踮脚仰望的星空
是我此生遥望的风光
枯萎的丁香
东升的旭日
腐烂的面纱
是你
再回不来的征兆

©犹然待来夏 | Powered by LOFTER